徽州建筑网   >    徽派建筑   >    学术研究   >    徽州文化与徽派建筑

徽州文化与徽派建筑

发布时间:2020-06-28      来源:陈继腾(黄山市城市建筑勘察设计院)

       千山万壑中,黄山白岳间,古徽州大地,丛山环峙,川谷崎岖,山高水陡,美丽的新安江一泻千里,奔腾咆哮至大海。就是这片自然、人文交相辉映、钟毓灵秀的神奇之地,徽州先民坚忍不拔、顽强立世、勤奋智慧,创造出博大精深、辉煌灿烂的徽州文化。

       “古今沿革,有时代性;山川浑厚,有民族性”,正是这独立的自然单元和社会结构中,徽州文化几乎涵盖了社会生活所有领域,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至今绵延不息,“不仅流派纷呈,成就卓然;而且英才辈出,影响深远。”并以其中国传统文化标本的意义立于民族文化之林。


徽州文化的内涵

徽州文化是古徽州(一府六县)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总和,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标本。徽州宗族是其形成的社会基础,新安理学是其思想基础,徽商是其经济基础。这三大基础相互影响、作用,促使徽州文化全面发展。广义的徽州文化应当包括徽州人发生、创造、影响至所有区域的物质和精神的叠加或转化的成果。徽州文化以其系统性、丰富性、独特性、典型性、辉煌性、全国性而显著于世,并兼具平民化、乡土化、儒家化、扩张化的特点。以区域划分可分为:核心徽州文化圈、亚徽州文化圈、泛徽州文化圈、受其影响尽至全国各地,明清时期,素有“无徽不成镇”之说。万历《休宁县志》卷1谓:“诡而海岛,罙而沙漠,足迹几半宇内。”另据万历《歙志》载:“今之所谓都会者,则大小而为两京,江、浙、闽、广诸省,次之苏、淮、扬诸府……故邑之贾,岂惟上所称大都会者皆有之,即山陬,海壖,孤村僻壤,亦不无吾邑之人。”以上足见徽州人创造力之大,影响力之广,传播力之盛,当无所出其右!

徽州文化内容极其深邃、博大、全面,涉及社会经济、教育学术、文学艺术、工艺美术、建筑雕塑、哲学、医学等诸多领域。尤其在徽州土地制度、徽州哲学、徽商经营、新安医学、新安理学、新安画派、徽派建筑、徽派版画、徽派篆刻、徽剧、徽菜等方面卓然独立,自成体系,纷呈于世,无与伦比。特别是遍及徽州大地近五千个保存完好的徽州村落成为世界非常震撼的人文、自然奇观,更是中国独一无二之绝响……各领域产生著名思想家和优秀历史人物近千人,当为中华传统文化之精华和典型代表。

普遍意义的徽州文化由山越文化时代、新安文化时代、徽州文化时代(核心标志期)、后徽州文化时代(即黄山文化时代)组成。历经起始——成长——发展——鼎盛——衰落——再生——崛起的演变过程。

“开始,上帝就给了每个民族一只陶杯,从这杯中,人们饮入了他们的生活。”徽州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标本,反映了中化民族宋代以后的民间社会生活实态,突出体现了厚德载物、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

徽派建筑的概念

独树一帜的徽派建筑作为徽文化的重要载体,承载了古徽州几千年文明史。是古徽州社会历史、政治、经济、地理环境、自然条件、生产方式及生活习惯等在物质形态和精神理念上的反映;是在特定的时空文化状态下造就出来的物质实体,它表现出三大性征:实用性——功能适用要素;环境性——自然生态要素;象征性——精神文化要素。并形成特有的徽派建筑哲学理念:人与建筑、建筑与自然的和谐统一;人与人、人与自然最本质、最直接的联系空间。它集自然美、社会美、艺术美于一体,充分体现了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


徽派建筑的特征

徽州因于万山丛中,境内山多地少,地狭人稠,俗称“八山半水半分田,还有一分道路和庄园”。从西晋“永嘉之乱”、唐代的“安史之乱”到“靖康之难”,大量中原世族南迁至徽州,受北方中原经济文化、生活习惯、居住方式等要素的影响,本土山越文化与之相碰撞、相渗融、相叠加,融合出现有明显北方四合院与干栏式建筑相交合特点的居住建筑空间形态。传统民居建筑单元一般分三开间,一个以上三合院相套而成。结构采用抬梁与穿斗式相结合,建筑方式先框架木结构后围护墙体,俗称“墙倒屋不倒”。经徽州先民们自然和谐的长期演变、实践,形成徽派建筑以下独特的显性表现特征:

1.显山露水——乡村聚落,建筑空间与山水相融相依、引水入村,引山入目,相生相安。

2.自由伸长——以天井空间为扩散节点,有形无形地变幻着建筑体型结构,适应并充分利用地形。

3.有机整体——与自然大地环境紧密结合,充满一种秩序感、整体感、统一感。表现出合目的性的场所精神。

4.淡雅简约——建筑色彩——黑、白、灰,建筑元素——点、线、面。建筑空间——外实内虚。

5.亲切宜人——建筑空间以人为本、尺度相宜、至理人性、表情丰富、文化溶入。

6.开放兼收——体现在对外来文化包容和兼收并蓄,包括室外空间的开放性和室内空间的外向性。

这些理念体现在宏村牛形建筑空间、西递船形结构中及屏山村山、水交融中;体现在歙县斗山街、唐模水口园林及街巷空间中;体现在祁门历溪、桃源古村落祠堂空间中;体现在休宁万安、五城古镇及石屋坑、岭脚古村落的环境情态中……不一而举。这些正是我们徽派建筑文化的气韵,也是徽派建筑的特质。

以上理念与特质并存于以下九大村落空间体系中:①村落空间;②村落形态;③村落道路;④村落水口;⑤村落祠堂;⑥村落社屋;⑦村落水系;⑧村落生态;⑨村落遗存。


徽派建筑的历程

徽派建筑经历了形成、发展、鼎盛、衰落、再生、崛起几个时期,表现在:

1.形成期:上古-东汉末年,即山越文化时代,以古山越人干栏式山地建筑为主。

2.发展期:东汉末年-北宋末年(快速发展期),期间保留“干栏式”建筑特征,单层落地、当地砖、木、竹、石建造,简单的居住建筑形态。

3.鼎盛期:明清时代,二、三层构大量出现,民居建筑平面呈凹、口、H、日字型及自由型、复合型的多变形态。这一时期徽派建筑文化、技术、艺术发展到高潮。程且硕《春帆纪程》曾这样描述:“乡村如星列棋布,凡五里十里,遥望粉墙矗矗,鸳瓦鳞鳞,棹楔峥 嵘,鸱吻耸拔,宛如城廓,殊足观也。”大型村落、公共建筑勃然崛起,商业市镇雨后春笋……

4.衰落期:清末-20世纪八十年代,建筑特征以二层木构阁楼为主,形态简单,天井转化前院,大型村落聚居形态逐步消失减少。

5.再生期:20世纪八十年代-21世纪初,受改革开放后期经济粗放快速增长及城市化迅猛发展的影响,一方面大量乡镇传统建筑被废弃、消减、消亡。另一方面,新建的徽派建筑表现形式也在顽强生长,出现了典型二律相悖现象!

6.崛起期:21世纪初至今,以弘扬与传承,保护与发展,创新与利用为标志。对徽派建筑特色价值的认识在社会各界形成强烈认同,文化特色竞争价值属性已深入人心。


徽派建筑的价值

拉普普曾指出:“民俗传统直接而不自觉地把文化——它的需求和价值、人民的欲望、梦想和情感——转化为实质的形式。它的缩小的世界观,是展现在建筑和聚落上的人民的“理想”环境。”

徽派建筑作为徽文化的表现,无时无刻不表达徽州文化的典型特征。凝聚着无数创造者的非凡智慧和寄托着人们深刻的梦想。

在当下社会转型期,徽派建筑越来越彰显出典型、独特的价值意义:

1.资源价值——徽派建筑独特的特征,是一种不可再生的人类文化历史要素;是人类历史核心载体;更是优秀传统的形象标志;是与世界文化对话的窗口和舞台!

2.文化价值——是徽州文化赖以表达、生存、发展的重要基础平台;是培育文化自尊、自强、自立的摇篮;是建立和谐社会从文化自信到文化自觉的精神家园。

3.生态价值——其与自然相生相安,和谐统一的直觉意识品质,亦即尊重自然、敬畏自然、合理利用自然的天人合一思想,正是近几十年快速发展城市化过程中日益失去的优秀品质。至此,徽派建筑这一典型生态文化价值观是人类可持续发展过程中的生命力所在。

4.特色价值——城市特色取决于体型结构和社会特征。徽派建筑独特结构和特征表达出了形象驱动和内在需求。对地域风貌而言有强烈的差异性、排它性和唯一性,其视觉吸引力对城市形象塑造主题诉求和城市精神的形成是有决定性显性意义。

5.产业价值——因其徽派建筑内涵与外延的独特性、唯一性、特色性,充分表达人的自然空间属性,表达了人与自然和谐需求,它已经是一种文化传统名片;一种现代人类深刻失落的而今又努力追寻的历史记忆和梦中乡愁。正因如此,这种形态已转化成一种产业文化资本,体现在当今社会转型期,对自然、对传统、对文化的理性回归上。所以,徽派建筑极具转化及活化成产业发展的内在驱动。这些产业包括:乡村旅游、休闲养生、体验传统、追根寻祖、修学观光、文物博览等等,对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实现具有极高的传播意义。

基于以上价值,徽派建筑有其与时俱进的生命力,在传统与现代共生中激荡出火花。在丰富完善城市文化资源,实现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人类文化生态价值,这种生命力的核心就是越是地方的就越是世界的。


徽派建筑的创新

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任何事物“变”是绝对的,“不变”是相对的,建筑的多样性与同一性也决定了世界万事万物都是不断变化发展之中,只有不断地扬弃自我,超越自我才能获得重新的发展,才能适应历史的要求。在当前社会经济新常态下,更应坚持徽派建筑特色,保护与发展并存,永远留住文化血脉,记住乡愁,创造出独具秀色的徽派空间。这种建筑空间应表达出徽州文化的血脉,是“本土”文化的延续。为表现徽派建筑文化特色,形成极具特色和个性鲜明的城乡形象驱动,为人类多样化生活空间做出贡献,找准与世界文化对话的平台,首先应提升研究徽派建筑的研究及应用水平,其次,运用项目信息技术管理能力,将核心研究成果板块统一为技术措施、模板和标准图库的工作列为基础工作,促进徽派建筑设计的集成化、标准化;再次将现代技术措施与文化创作观念有机结合,做好以文化理念为先导,技术为支撑,达到文化与技术相融合,并统一到徽派建筑现代化,现代建筑本土化的创作思想中去。走“徽派特色文化设计”之路,强化“旅游、生态、文化”三位一体研究战略,提升文化理念转变为经济发展能力。

在创作实践中,应重视以下几个方面传承的途径和方法:

1.具象的。其形态布局、空间肌理、环境关系、建筑形制、村形村貌、均协同传统徽派建筑。如黟县秀里影视村、宏村印象(二期)等。

2.抽象的。符合传统徽派建筑外部空间特征。点、线、面;黑、白、灰及形体关系可经过有机组织、运用符号、空间关系,经过变形处理,充分运用现代建筑空间构成手法,表达徽派建筑形态特征。如:黄山国际大酒店、徽州文化博物馆等。

3.意象的。通过徽派建筑空间环境的营造,使人认识和感受意境特征。如:黎阳印象。

4.幻化的。利用现代高新技术材料,通过空间的虚、实转换,营造出徽派建筑意象的空间效果。

5.象征的。强化并充分表达徽派建筑某一标识特征,或在精神意念上强化某一标志性意义元素,从而达到象征意义的空间场景。


不论创新建筑是具象的,还是抽象的、是意象的、幻化的还是象征的,能使人感到是根植于“本土”的东西,并与现代社会相吻合的,我认为在创作上都是成功的。只有这样才能创造出徽派特色的新建筑,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做到将地方性与现代功能紧密结合,在空间布局、形态意念、城市肌理等方面表现文脉和特色。


注:本站内部分文章及图片来自网络互联网,如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0.160780s